南国赏雨推开窗户观赏雨景

类别:经典短句 | 发布时间:2020-04-29 | 人气值:599
    7月10日早晨,我站在南京圆山宾馆的607 房间,推开窗户观赏雨景。

    我们住的607房间正好对着秀气而弯弯曲曲的秦淮河,宾馆像横跨在这条河上。这儿的河宽约30米左右,它延伸到哪里我无从知道。这条河两岸高楼林立,岸边有雕筑精细的白色石栏护着河堤。河堤上栽种着层层叠叠、高高矮矮的各种树木。那些高大的树高过六层大楼,把近处的楼群遮住了一大部分。那些矮树丛,十分茂密,有的探向水面,像在对镜梳妆,又像与水嬉戏。远处的大厦在迷蒙的大雾中突兀耸立,隐隐绰绰,在雨里静默着。

    那天,没有一丝风,也没有雷声,雨密密地下着“像牛毛,像花针,像细丝”。水面上溅起圈圈涟漪,树的倒影依稀可见,摄入镜头的秦淮河像一条带有花纹的飘带。不一会儿,雨大了起来。整个河面被雨雾笼罩着,原本像一面铮亮透明的镜子的水面变成了一块毛玻璃。那些爱对着镜子梳妆的垂柳,怎么也看不清自己的影子,急得“吧嗒、吧嗒”直掉眼泪。

    近处的树,刚接受完夏雨的洗礼,树叶绿得发亮,青得逼眼。树梢在大雨的冲刷下摇晃,像万头攒动。远处的树,笼在雨雾中,扑朔迷离。

    看着蒙蒙迷雾的雨景,听着沙沙作响的雨声,朦胧中陡生一种静谧、和谐、悠远的美妙情感。江南的雨热情好客,情意绵绵,从我们来到南京的第一天起,它就陪伴着我们的每一个行程。自然,雨伞成了遮阳、蔽雨、拍照的多功能道具。雨时下时停,下过之后虽然不像家乡那么凉爽,浑身总觉粘乎乎、湿漉漉的,但南方的雨天实在是温柔的,细腻的,是那么美丽迷人。

    雨点拍打树叶,细润花草,敲击地面,筛落水中的声音与家乡决无二致,所不同的只是对雨声的感受因境因情而异而已。回想小时的家乡,最恼的就是雨天,雷鸣,电闪,风狂,雨骤。每逢雷雨夜,常龟缩在被窝里,想那些大人们讲过的恐怖故事:什么龙抓人呀,雷劈树啦,火球进屋等等,吓得大气不敢出。下了雨的街道泥泞不堪,走一步陷一下,常常把鞋子陷在泥里。家里没有雨伞,下雨上学时披一块塑料布。男孩子还好,打赤脚,我们女孩大多没有雨鞋,布鞋里灌了泥水,湿漉漉的难受。所以小时候不喜欢雨天。后来,遭受了一次洪灾,经受了整整一夜电闪雷鸣,暴风骤雨的惊吓,便留下“恐雨症”。幸亏新盖了小二楼,地段较高,迁出那每年都要担惊受怕的老宅,“恐雨症”才痊愈。随着社会的发展,生活的提高,年龄增大,对雨的态度有了很大的变化。

    现在,在教学中,与我的学生共同欣赏朱自清笔下的江南春雨图;吟诵韩愈描写早春雨景的诗句,“天街小雨润如酥,草色遥看近却无”;感受家乡雨天“大珠小珠落玉盘,嘈嘈切切错杂弹”的韵致;品味“随风潜入夜,润物细无声”的细腻,抒写以“雨”为话题的美文……

    来到南方一个星期的旅行,走了五个城市,每一处都给我留下永恒的记忆,还有伴我行程的雨。南方的雨虽然与北方的雨不同,前者温柔细腻,连绵不断;后者来得猛烈,去得果断,但是,无论南国的雨还是北方的雨都是大自然对人类的恩赐。

    赏雨,是在欣赏一幅清新优美的山水画;

    听雨,是在聆听一首大自然的赞美诗;

    感恩雨,它知时地到来,滋润万物,恩泽于万物生灵,雨中曾演绎了许许多多美丽动人的故事,折射出心灵的真善美;

    敬佩雨,它从天而降,融入泥土,拥抱大地母亲。不图什么,只希望大地生机勃发,绿色葱茏,一派丰收景象。
你可能感兴趣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