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人三十之待嫁篇

类别:爱情短句 | 发布时间:2020-05-10 | 人气值:599
  辰是温州人,来成都的时候只随身带了一个旅行箱,那时候,她刚从丽江回来,从丽江回来之前,她刚从海南回来,是旅游,一个人,带着那个褐色的旅行箱。在去海南之前,她刚从日本回来,也是一个人,在日本呆了一年,那是工作。
  在去日本之前,辰在温州某公司做行政工作,再之前就是读大学,中学,小学。她和大多数的女孩一样按部就班的成长着,读书,工作。恋爱,失恋。但她有一点和大多数的女孩子又不一样,她的生活就是在路上,游走于各个城市之间。
  辰来成都之前从没有想过自己要来这个城市,她对这个城市没有丝毫的了解,至于张艺谋为这个城市所做的宣传片中那句既煽情又经典的广告语:成都,一座你来了就不想走的城市。她也没有听过。来了就来了。她说。所有没有去过的地方,对她来说都可以一去。没有什么明显的目的,生活,在哪个城市都是一样的。她又说。
  到成都是下午2点,辰在某大学附近租了个房子,选择住在大学附近是因为人文环境好。然后买床,买被子,买脸盆,买牙刷,买拖鞋,等等。有趣的是她还买了一个很老式的收音机。她喜欢听广播。第二天,去市图书馆办了一张借读卡,在小区附近的健身馆里办了一张健身卡,她不会跳舞,什么舞都不会跳,但她很想学,特别是拉丁。
  辰说她要在这个城市里好好生活。辰还有一个渴望,她希望在这里,或者说在任何一个陌生的城市里,邂逅一份爱情,能够私定终身最完美,即便不能,仅仅是浪漫的过程也值得期待。
  
  接下来,就是找工作,辰不去人才市场,她就买周日的《华西都市报》,然后记下地址,找去。辰的生活很有规律,早晨迟起,下午去图书馆阅读或者听讲座,晚上健身,十点准时休息。她在图书馆认识了一些读友,有时候也跟她们聊天,她不喜欢和人深交,朋友对于无法停止行走的辰来说,更似是路途中的风景,虽然美不胜收,却只能够成为回忆。多一份投入日后就会多一份遗憾。所以辰是孤独的。
  对友情的忽视让辰更加渴望爱情,对亲人的远离也让她更加渴望婚姻。用嗷嗷待嫁来形容辰如此盼嫁的心理最恰当不过了,辰还去了成都的婚介所,参加电台举办的周末交友patty,仿佛她的另一半肯定就隐藏在这个城市的某一个地方,跟她做着捉迷藏的游戏,她满怀激情的寻找着。
  辰说:那个人最好是有房有车的高薪族,如果没车没房,有文化有能力也行,因为发展空间无限大,如果这些都没有,有感觉也可以,爱情是悟性的产物,只要感觉对了就好,毕竟婚姻里最重要的还是感情基础。
  一个星期以后,学文秘专业的辰进入一家房产公司做文员,试用期薪水也只有千元,付了房租就所剩无几,不过没有关系,工作是可以晋升的,爱情,也可能会不期而至。她憧憬着未来,对2007充满了信心。
  
  在成都阴冷的冬天里生活了一个月零九天,在她领到第一个月薪水的第二天,辰收拾行李坐上了回温州的火车,行李箱带来的那些夏秋季的衣服,基本是在三亚买的,辰都丢下了,走的时候还是那个行李箱,不过里面装的都是她在成都买的冬装。在到达下一个城市下一个季节之前,它们会温暖辰,并且给予她一些关于成都的记忆,那也只是一段仓促而又无关奋斗和爱情的日子。唯一能够记住的也只是成都阴沉的天气。让她原本沉重的心情更加压抑。
  辰说:真正能够带走的,只是自己的心。把自己的心带走,比带走一座城市都好。
  辰的到来和离去都很匆忙,离开,也只是为了寻找到更适合自己生存的土壤。辰还不知道下一个城市是哪里,也许回温州找个工作继续以前的生活,白天工作时间偶尔还可以溜出去会会同事给他介绍的新男友,晚上回到父母的家中,承受着二老日复一日不变的催嫁忠言。也许重新办签证再去日本,继续把挣钱当作人生唯一目标,把爱情当作海市蜃楼仰望。
  不怕嫁不掉,就怕嫁不好。已近而立的辰想起父母最常说的这句话,微微心疼。
  
  一个又一个城市去旅行,出走,是为了寻找新的起点,也是为了摆脱现在的生活。风景在别处,但爱情不一定在别处。生活在别处,但快乐不一定在别处。即便行至山穷处,也未必能看到云起之美景,何况成都的天气多是浓雾。湿了衣衫湿了眼帘又如何,还是要等。等到雾散云起,等到云开日朗。
  爱情也是如此,贵在相信更在于坚持。那婚姻也就是水到渠成的事了。
你可能感兴趣的